彭德怀的“三位子女”,对战友的无言承诺,没有血缘关系的亲情(亲情宝宝)

好孕小可 60 0

在人的一生中,得一知己足矣,而得万千知己,则可以高呼三声“痛快、痛快、痛快”。知己是贴心的情谊,是曾经共同经历生死的不屈,战友情就是其中最弥足珍贵的一种友谊。在烽火岁月,在枪林弹雨中,锻造出来的金子般的革命情谊,照耀了整个时代。

彭德怀和浦安修夫妇

彭德怀元帅一生有过两段婚姻,可惜并没有留下一儿半女,给这位戎马一生的元帅和后世人留下无尽的遗憾。新中国成立后,彭德怀和浦安修夫妇没有忘记牺牲的战友们,把他们的子女接到身边抚养,把所有的父爱、母爱都给了这些孩子们。

一、

在彭德怀和浦安修夫妇抚养的烈士后代中,就有彭德怀两个弟弟彭金华、彭荣华的八位子女。对于这八位孩子来说,彭德怀是他们敬爱的大伯,也是一位“慈父”。彭德怀的两位弟弟都是革命烈士,相隔七天时间,先后被国民党反动派残忍杀害。

1940年农历9月4日凌晨,国民党反动派将彭家围子团团包围,随即闯入彭家。这伙顽军就是来搜捕彭金华、彭荣华两兄弟的,他们踹开门,就闯了进去。彭金华早早听到村里狗叫声,知道出现了情况,让妻子周淑身保护好两个孩子,自己则去烧毁机密文件。

在国民党反动派闯入彭家时,彭荣华为了给二哥彭金华拖延时间,在院子里开枪阻挡敌人。国民党反动派也开了枪,彭荣华在顽强的战斗中,中弹牺牲。正是彭荣华拖延的这段时间,让彭金华把所有机密文件,全部焚毁了。

国民党反动派闯进屋内,只见火盆里,已经是没有一张纸片的灰烬。他们把彭金华给押走,关进了湘潭的牢房内,开始对他严刑拷打。反动特务使尽了卑鄙无耻的手段,甚至用钢针扎彭金华的手指,也没有让彭金华屈服。

湘潭乌石,彭金华、彭荣华烈士之墓。

农历9月11日,国民党反动派没有得到任何一点情报,无计可施的他们,将彭金华等八位烈士杀害。后来,当地群众将彭金华、彭荣华两位烈士的遗体偷出来,秘密安葬在故居后山上。彭金华是彭德怀的二弟,和妻子周淑身留有两个子女,分别是彭梅魁、彭康白。彭荣华是彭德怀的三弟,和妻子龙国英生育有六个子女,分别是彭启超、彭秀兰、彭爱兰、彭康志、彭正祥、彭玉兰。

新中国成立后,彭德怀把八位侄子侄女接到身边,和妻子浦安修一起抚养。除了这八位侄子侄女,彭德怀还抚养了三位牺牲战友的儿女,他们分别是黄公略烈士的女儿黄岁新、陈毅安烈士的儿子陈晃明、左权烈士的女儿左太北。

对于这十一位孩子,彭德怀把自己所有的父爱,都给了他们。彭德怀和夫人浦安修,悉心照顾孩子们的生活,关心他们的学习情况,教育他们如何做事?如何成为一位有着优秀才能、高贵品德的人?

尤其是黄岁新、陈晃明、左太北,对于彭德怀,他们口中喊着“彭伯伯”,其实已经把彭德怀当做自己的父亲。在彭德怀的身边,这三位孩子刻苦读书,后来都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才。彭德怀完成了对战友们无言的承诺,他把黄岁新、陈晃明、左太北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女,这种没有血缘关系的亲情,实在弥足珍贵。

二、

在黄公略、陈毅安、左权三位战友中,彭德怀和黄公略最早相识,两人是生死挚友。彭德怀和黄公略是老乡,两人一个是湖南湘潭人,一个是湖南湘乡人。而且两人都出生在1898年,只是黄公略比彭德怀大几个月,他们还在同一年(1916年)参加了湘军,可谓无巧不成书。

黄公略

两人参加湘军周磐部后,因为脾气相投,关系渐渐亲近起来。在湘军中,两人一同训练,常常在空闲时间,在军营外的大树下谈天谈地谈理想。彭德怀是苦出身,黄公略则家境稍微好一点,但是两人的志向完全相同。

彭德怀从小受尽苦难,看尽了旧社会“吃人”的黑暗,立志救国救民。而黄公略出生在一个耕读人家,家里倒是不用忍饥挨饿,但是他上了高小后,接触到先进思想影响,也投身到革命的大潮中。两人在湘军中结识,为了共同的理想奋斗,开始了他们的探索。

当时他们没有和党组织取得联系,只是抱着朴素的救国愿望,开始了在湘军中的进步探索。1921年,在黄公略的支持下,彭德怀创办了“救贫会”。在当时湘军中,旧军阀的习气盛行,军官大部分都克扣普通士兵的军饷,用于自己吃穿享受。

在民国时期,各地驻军就是当地的“土皇帝”,他们大肆搜刮民脂民膏、横征暴敛,百姓们苦不堪言。彭德怀和黄公略参加湘军后,就发现当时湘军的本质,也是欺压底层士兵、劳苦大众的存在。因此彭德怀在成立“扶贫会”时,制定“救贫会”成员的章程:“不欺压老百姓,不做坏事,不贪赃枉法,不仗势欺人。”

“救贫会”是湘军中一个秘密的军人团体,在当时污浊的湘军中,彭德怀、黄公略、李灿等人“出淤泥而不染”。1922年8月,彭德怀和黄公略又一同进入湖南陆军讲武堂学习,进行系统性的军事知识学习。

彭德怀文化基础差,黄公略就常常帮助他,在课余给彭德怀补课。在湖南陆军讲武堂,彭德怀和黄公略经过了十个多月的系统军事知识学习,军事素养迅速提高。在这十个月期间,军校进行封闭式管理,只有周日才能出去两个小时。

黄公略在湖南陆军讲武堂留影

1923年,为了收回日寇占据的大连、旅顺,各地爆发了抵制日货的游行。随即,日寇制造了“六一”惨案,彭德怀趁着周天外出,换上一身便装。他举着标语,走在游行队伍中,高喊:“打倒列强!收回失地,废除不平等条约!”

彭德怀和黄公略从湖南陆军讲武堂毕业后,都升为了连长,“救贫会”的成员也越来越多,都是湘军中思想进步的连排级干部。在当时湘军中,升任了连长、排长,就能过上很好的生活。但是,这一切都是以牺牲底层士兵的利益,换来的所谓荣华富贵。

在湘军中,最初普通士兵每个月饷银6元。士兵除了吃穿用度,还可以剩下几元,寄回家中奉养父母亲人。而到了1925年,随着常常打仗,加上一层层克扣,士兵一个月只能发两元钱,有时候这两元钱也发不出来。

彭德怀、黄公略和“救贫会”成员,多次组织底层士兵,发起“闹饷”。这可是一个大胆的尝试,“救贫会”把底层士兵发动起来,行动一致,向周磐提出发还欠饷的请求。这本就是士兵应得的饷钱,周磐一看,士兵们如此团结,也曾怀疑过背后有人联络。但是却没有一个士兵,说出是“救贫会”组织的这场“闹饷”,最终饷钱被发了下来,士兵们欢欣鼓舞。

1926年,彭德怀、黄公略率部参加了北伐战争,在北伐军攻克武昌后,彭德怀被升任营长,黄公略则被推荐进入黄埔军校学习。黄公略进入黄埔军校,刻苦学习,多次拒绝蒋介石的拉拢。而彭德怀也在积极发展“救贫会”成员,1927年元旦,彭德怀把“救贫会”改为“士兵委员会”,开始争取公开活动。

北伐战争

1928年初,黄公略从黄埔军校毕业,他这时已经秘密入了党。在黄公略等待组织安排任务时,接到了彭德怀的来信,请他回湘军去,两人再一起干大事。彭德怀在信中,没有说大事是什么?但是黄公略心里明白。

黄公略向组织报告,组织认为彭德怀这位同志可以争取,于是命令黄公略回到湘军。这时,彭德怀率部驻扎在南县,黄公略把身上钱财全部买了西服皮鞋,乘坐火车来到南县。彭德怀、李灿等人已经在火车站等待了半天,黄公略下了火车西服革履,和往日的模样大不相同,众人都没有认出他。

就这样,黄公略径直走到彭德怀身边,摘下墨镜,彭德怀才认出了他。一年多没见的两人,紧紧抱在一起,两个硬汉如此表现,李灿等人看后都笑了起来。彭德怀已经备好了酒席,众人来到酒楼,点了一桌子饭菜。

彭德怀开门见山说:“周磐想要办随营学校,这次请你回来,就是让你创建随营学校,发展我们的事业。周磐只是挂着校长的名字,他不会常来,你可以大展拳脚,让我们可以掌握骨干,打倒新军阀。”这时黄公略是党员,彭德怀还是湘军团长,黄公略出于严谨的态度,决定考验一下彭德怀。

黄公略故意煞有介事地问:“你说的新军阀是谁?”彭德怀当即回答:“当然是蒋介石!”黄公略接着说:“蒋校长南征北战,劳苦功高,你怎么这么说呢?”彭德怀听到黄公略这样说,又想两人一年多没见,是不是黄公略投靠了蒋介石?

于是,彭德怀向李灿等人使了一个眼色,随即李灿等人用一条毛巾勒住了黄公略的脖子。彭德怀对众人说:“黄公略走蒋介石的阳关道,我们走艰难险阻的独木桥,把黄公略绞死,丢进南县河。”黄公略当即喘不过气来,这次考验是成功的,他已经无法说话,只能赶紧指了指自己的皮鞋跟部。

李灿从黄公略的皮鞋鞋跟里,找到了一封信,上面的署名人是中共广东省委。黄公略没有投靠蒋介石,众人才松了毛巾,黄公略半天才能说话了。彭德怀懊恼地说:“公略,你这是干什么?我们差点杀了你。”

李灿

黄公略歇了一会,说:“我们一年多没见,不知道你们是假革命,还是真革命,决定考验一下你们,没想到你们这么坚决,当即就要绞死我。”这次考验,试出了两人的真心,1928年4月,彭德怀正式入了党。

随即,黄公略进入随营学校工作,他关心学员们,学员们都喜欢跟这位师长谈心。黄公略给学员们讲农民运动,讲革命思想,发展了一大批学员加入士兵委员会。1928年6月,彭德怀率领独立第五师第一团,换防到平江。

黄公略也被调任独立第五师第三团三营营长,随营学校由贺国中负责,还是牢牢掌控在士兵委员会手中。独立第五师驻防平江后,彭德怀率领第一团驻防城南,而黄公略率部驻防东乡。一个月后,国民党反动派破获了中共南华安特委,搜出了一张开给特委购买油印机的特别通行证。

这时,周磐正在长沙开会,开会时传阅了这份特别通行证。对黄公略笔迹特别熟悉的周磐,当即认出这是黄公略的笔迹,他为了保住自己的官职,没有当即说出情况。周磐给自己的心腹李慧根发去电报,让李慧根逮捕黄公略等随营学校成员。

这时,周磐对于跟随自己近十年的彭德怀,虽然有过怀疑,最终还是选择相信了彭德怀。而就在周磐发出电报的那一刻,彭德怀就从周磐身边的警卫陈玉成那里得知了情况。彭德怀赶忙让人扣下逮捕电报,当即决定提前发起起义,占据平江城。

彭德怀通知了在东乡的黄公路,让他相机行事,配合平江城内起义军的行动。1928年7月21日,黄公略率先发起起义,并控制了东乡,消息也没有散露出去。第二天中午,彭德怀率领第一团八百名勇士,趁着平江城守军午睡的时刻,兵不血刃,占据了平江城,这就是我军历史中著名的“平江起义”。

平江起义

1928年7月24日,迅速扩充到2500多人的起义军,正式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,彭德怀担任军长,黄公略担任了第四团党代表。平江起义胜利后,蒋介石震怒不已,当即聚集了重兵,向平江城靠拢上来。

彭德怀随即命令红五军突围,准备向井冈山转战,同红四军会师。1928年9月,为了巩固保卫湘鄂赣苏区,黄公略率领游击队,留在了平江和浏阳交界一带,坚持游击战争。在艰苦的对敌环境中,黄公略发挥了自己的军事指挥才能,多次击溃来犯之敌,保卫发展了湘鄂赣苏区。

彭德怀则率部抵达井冈山,同红四军会师,这就是著名的“井冈山会师”。此后,彭德怀黄公略各自奋战在战场上,创建巩固了中央苏区。1930年6月,红一军团成立,黄公略担任红六军军长,被称赞为“军中三骁将”。

后来,黄公略和彭德怀携手奋战在反“围剿”第一线,先后参加了第一次反“围剿”、第二次反“围剿”。在第二次反“围剿”后,蒋介石任命黄公略的堂叔黄汉湘为所谓“宣抚使”,妄图招降黄公略。黄汉湘让黄公略的大哥黄枚庄来到苏区,黄枚庄当即要求见弟弟黄公略。

这时黄公略不在红六军军部,彭德怀得知情况后,给黄公略去了信。黄公略得知情况后,直接给彭德怀回信:“大义灭亲,就地正法!”后来,审问黄枚庄后,黄枚庄交代了自己劝降的卑劣目的,被处以死刑。

在送还黄枚庄头颅时,黄公略亲笔写信,说:“蒋贼卖国,罪当刀剐,枚庄甘当走卒,还尔狗头。”这件事警示了苏区军民,鼓舞了反“围剿”斗争。在第三次反“围剿”中,红六军连战连捷,取得了辉煌的战绩,可是在部队向宁都地区挺进时,却遭遇了敌机轰炸。

当时,黄公略率领先头部队探查敌情,突然头顶出现了三架敌机。黄公略率领先头部队,隐藏在路旁的密林中,敌机没有发现他们。但是,通信员传来一个消息,红七师不知道天空中有敌机,正在大路上行军。

《黄公略》 邵亚川

如果敌机发现红七师,对红七师发起攻击,将造成巨大伤亡。黄公略没有片刻犹豫,他拿起一把机枪,命令:“所有机枪向天上开火。”机枪“哒哒哒”响了起来,敌机发现了他们,在天空中盘旋了一下,开始扫射。

红七师听到机枪声,当即隐藏了起来,可是为了吸引敌机注意力,黄公略中弹倒在血泊里。战士们将黄公略送往后方医院,进行紧急治疗,可惜没能挽回这位名将的生命,他牺牲时年仅33岁。黄公略临终前留下遗言:

同志们,一、二、三次反“围剿”我们胜利了,但绝不可骄傲轻敌,应该充分准备,要巩固和扩大红军,以争取中国的独立和解放,争取革命事业的最后胜利。我牺牲以后,就把我埋在东固,我喜欢这里的山和水。

彭德怀得知这个噩耗,这位硬汉当即掉下热泪,他的脑海中回忆起两人曾经相处的一幕幕。在黄公略烈士被安葬后,彭德怀亲自去往墓前吊唁,他半蹲着哀悼了良久、良久。他痛心无比,思念着自己的挚友,为此肝肠寸断。在离开前,彭德怀对着黄公略烈士墓,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,继续踏上征程。

三、

新中国成立后,彭德怀没有忘记黄公略烈士,他挂念着黄公略烈士的遗孀和女儿。1949年8月,湖南和平解放,在北京的彭德怀专门找到侄子彭启超,交代给他一个重要任务。彭德怀对彭启超交代,让他跟随第四野战军南下,主要任务就是寻找黄公略的夫人刘玉英和女儿。

彭启超跟随部队南下后,来到长沙,马不停蹄找到驻守长沙的第十二兵团司令员萧劲光。萧劲光得知情况后,派遣两名精干的同志乔装打扮,跟随彭启超去往湘乡寻找刘玉英母女。这时,湘乡附近还有国民党反动派的驻军,寻找刘玉英母女存在困难。

三人扮成商人,找到黄家住址,向附近乡亲打听后,才知道刘玉英母女并不在家中,而且没人知道她们的去处。彭启超无奈返回长沙,这个任务也就交代给萧劲光,萧劲光特别重视,命令第49军军长钟伟,秘密查探刘玉英母女的下落。

黄岁新和母亲刘玉英

后来,在当地地下党同志的帮助下,最终在刘玉英的姐姐家,找到了刘玉英母女。钟伟命令部队,将刘玉英母女送到长沙,后来她们又被安全护送到北京。刘玉英母女抵达北京时,彭德怀正在指挥解放大西北的战斗,抽不出身来,他连忙给朱德总司令打去电话,请朱德总司令招待黄家母女。

1949年冬天,彭德怀从兰州到北京开会,在工作间隙,让人把老战友黄公略的女儿黄岁新接来。他用自己的工资给黄岁新准备了礼物,分别是两本画册,还有笔记本、铅笔和铜壳铅笔卷刀。他亲自给黄岁新削苹果,然后亲切地叮嘱:“孩子啊,你一定好好读书,等你毕业了,我把你接到兰州,跟我和你浦阿姨一起,咱们一块建设大西北。”

黄岁新后来回忆,自己看着画册,听着彭伯伯这样说,心里感觉到久违的父爱。彭德怀又关心地问道:“你刚到北京,还有什么困难吗?你还需要什么?”黄岁新望着这位慈爱的伯伯,心里甜丝丝的,她直爽地说:“彭伯伯,我缺少衬衣。”

彭德怀让警卫员找来自己两件新衬衣,他从没有穿过,说:“这两件衬衣给你了,去改一改穿吧。”这时,彭德怀常常穿着旧衬衣,上面补丁摞补丁。黄岁新接过两件洁白的衬衣,感觉眼前的彭伯伯,就是自己的父亲。

后来,彭德怀奉命返回北京,筹备抗美援朝的事宜。他在百忙之中,让人把刘玉英母女接来,在北京饭店里见到了刘玉英母女。彭德怀见到刘玉英,劝慰这位坚强的嫂子:“玉英大嫂,这么多年,你们受苦了。现在解放了,以后情况会好起来的。”

刘玉英知道彭德怀膝下无儿女,就对彭德怀说:“我这个女儿就给你当女儿吧!”彭德怀听到后很高兴,但是他说:“您就这一个女儿,哪里舍得呀?我看给我当半个女儿吧!”从此,彭德怀见到黄岁新,就喊她“小同志”这个亲切的称谓。

1986年,黄岁新和家人一同来到瑞金红军广场公略亭。

他和夫人浦安修悉心照顾着黄岁新,1954年,黄岁新考取了平原农学院,要去往河南读书。她不想离开彭爸爸、浦妈妈,想要留在北京读书。彭德怀一改往日的慈祥,严肃的对黄岁新说:“要服从组织分配,想北京了,放假就来玩,这里就是你的家。”

从此,彭德怀负担起黄岁新的生活费,只要黄岁新放假,就来北京看望彭爸爸。1957年,黄岁新正式毕业,自愿去往艰苦的东北牡丹江农垦局工作,为祖国的农垦事业做出贡献。黄岁新继承父亲遗志,勤勤恳恳工作,彭德怀特别欣慰,他完成了对挚友黄公略的无言承诺。

四、

彭德怀与陈毅安第一次见面,则是在井冈山时期,当时彭德怀率领红五军,抵达井冈山。这时,陈毅安担任红三十一团副团长,他亲眼见证了井冈山会师的辉煌时刻,也见到了敬佩的彭德怀军长。随着井冈山根据地不断壮大,蒋介石忧心忡忡,聚集了三万兵力,对井冈山悍然发动进攻。

1929年1月14日,为了保存红军实力,红四军进行暂时转移。彭德怀指挥留守部队,保卫井冈山根据地,抵御敌人发起的进攻。在彭德怀的指挥下,时任红五军副参谋长的陈毅安率领部队,同敌人展开激烈的战斗。

在冰天雪地中,陈毅安率领部队不屈不挠,打退了敌人一次次进攻。但是到了井冈山保卫战进行到第四天的时候,敌人偷偷从一条小路摸了闪来,随即敌人占据了红军医院,一百多名红军伤员被敌人残忍杀害。

陈毅安

不久后,敌人占据了金狮面,像一颗钉子楔在了红军阵地上,黄洋界失守。彭德怀组织了三次反击,但是都未能再次攻下黄洋界,为了避免全军覆没,他无奈下达了撤退命令。陈毅安坚决完成了防守任务,接到撤退命令后,他率领部队从小溪洞出山,准备突围。

红军部队下山后,当即与敌人大部队遭遇。陈毅安为了掩护部队撤离,率领一支小部队留下断后,保障了红军部队安全转移。在阻击敌军的激战中,一颗子弹打中了陈毅安的左脚,鲜血顿时染红了他身边的雪地。陈毅安这时顾不上疼痛,继续向敌人射击,直到得知部队安全撤离的消息,才命令后卫部队突围。

陈毅安脚伤严重,他在战士们的搀扶下,才突出重围。彭德怀看到参谋长负了伤,关切地询问他的伤情?命令医生给他进行治疗。血止住了,但是敌人像“恶犬”一样尾随,红五军还要继续行军,才能摆脱敌人。

彭德怀为了陈毅安的伤情,也为了他的生命安全,只好把陈毅安送到未婚妻李志强的身边,由李志强照顾。1929年冬,陈毅安在养伤过程中,和未婚妻李志强正式结婚。在妻子李志强的照顾下,陈毅安的脚伤渐渐痊愈,已经能够正常行走了。

陈毅安四处打听红军部队的位置,他作为一名军人,时刻想着重回沙场,为革命事业再立新功。1930年7月,彭德怀委托红三军团参谋长邓萍,前来看望陈毅安。这时,红三军团正准备攻打长沙,彭德怀希望陈毅安这位猛将如果伤好了,可以继续指挥部队。陈毅安得知消息后,特别高兴,他告别了爱妻李志强,再次返回了老部队。

青年时期的李志强和陈毅安

陈毅安返回军队后,当即被任命为红三军团第八军第一纵队司令员,和首长彭德怀见了面,两双大手紧紧握在一起。7月28日,红三军团的将士们经过一番血战,占据了长沙城,消灭敌军八千多人,缴获轻重武器无数。

长沙被红军占领的消息传来,蒋介石大为震怒,命令国民党军集结部队,向长沙发起进攻。国民党反动派同帝国主义相勾结,在列强军舰的掩护下,十几个团渡过了湘江,准备夹击长沙。彭德怀看到敌人来势汹汹,明白红三军团和敌人兵力悬殊,又缺少后援,当即命令红三军团撤退。

陈毅安接到撤退命令后,率领部队突破敌人防线,抵达乌梅岭一带。彭德怀不久后,也来到乌梅岭,见到了陈毅安,彭德怀对陈毅安说:“军团政治部还在长沙城中,得赶快去接应他们。”最终,两人决定各带一支部队,去接应在长沙城中的同志。

陈毅安率领部队抵达新河时,敌人大部队已经冲破了红军的第一道防线,妄图向第二道防线发起进犯。新河是撤离长沙的必经之路,陈毅安命令部队架设机枪,拼死也要守住第二道防线。在防线刚刚加固后不久,敌人就发起了猛烈的进攻,阵地下黑压压全是敌人。陈毅安率领防守新河的红军部队,打退了敌人一波波进攻,敌人进攻受挫伤亡惨重,只得暂缓了进攻。

战场暂时进入平静,为了探知敌情,陈毅安用望远镜观察敌人阵地。突然,敌人阵地机关枪冒出了火舌,几颗流弹击中了陈毅安,陈毅安倒在血泊中,壮烈牺牲,年仅25岁。最终,因为红军守住了新河这处阵地,红三军团大部得以顺利撤离。

1927年,陈毅安、李志强夫妇合照。

红三军团撤离长沙后,彭德怀这时才知道陈毅安负了重伤,他赶忙前来看望陈毅安。等到来到担架旁,彭德怀只看到白布,罩住了陈毅安的遗体,才知道老战友牺牲了。彭德怀跑到担架旁,轻轻揭开白布,瞻仰烈士英容,豆大的泪珠瞬间滴落下来。

敌人追击部队就在后面,彭德怀强忍悲痛,命令部队向浏阳一带撤退。他紧跟着陈毅安烈士的担架,直到到达浏阳境内,他命令将陈毅安烈士的遗体好好安葬。陈毅安被安葬在浏阳,彭德怀带领红一纵队的将士们,哀悼了许久、许久。他们向陈毅安烈士墓三鞠躬,彭德怀久久不愿意离开,战士们看到,这位首长眼里满是泪花。

五、

彭德怀同样没有忘记陈毅安烈士,他多次派人寻找陈毅安烈士的遗孀李志强。在七七事变后,在延安的彭德怀接到了一封来信,来信人正是陈毅安的夫人李志强。李志强这时还不知道丈夫已经牺牲,带着两人的儿子,一直在等待着丈夫的消息。

彭德怀忍着悲痛,给李志强母子回了信,并带去二百元大洋路费,说:“陈毅安同志七年前已经牺牲,如你们母子二人要来延安,可找八路军长沙办事处主任徐特立,他会安排你们来延安。”这时,李志强母子生活艰难,他们准备去往长沙,赶赴革命圣地延安。

可是,就在李志强刚出发不久,就被国民党特务给抓捕入狱。国民党特务也没有查出母子两人的身份,又将两人给释放了,经过这个事情,李志强担心儿子陈晃明的安全,不敢再去往延安。直到全国解放后,李志强母子才被接到北京,李志强在北京参加了工作。

彭德怀夫妇一直关心着老战友的妻儿,常常给李志强母子送去必要的生活品,他们还负担起陈晃明的学费。1951年,陈晃明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北京工业学院,彭德怀听说了这个好消息,也特别高兴。

1954年冬天,彭德怀邀请李志强母子来家中做客,彭德怀夫妇早早做好了准备。等到汽车开到中南海门口,李志强母子下车,发现彭德怀和浦安修夫妇已经在等待他们了。在陈晃明的印象中,彭伯伯当时身着中山服,穿着一双老式棉鞋,和蔼可亲。

李志强和儿子陈晃明

彭德怀把李志强母子迎了进去,向李志强讲起了陈毅安烈士牺牲的情形,他眼眶湿润,仿佛过去悲痛的一幕就发生在眼前。到了中午,彭德怀夫妇坚持留李志强母子吃饭,饭菜比较简单。但是众人围靠在餐桌旁,也让从小失去父亲的陈晃明,感受到彭伯伯对他的关爱。

彭德怀看饭菜上桌,说:“这是食堂里打来的大锅饭,没有开小灶,一定要吃饱吃好。”在李志强母子离开时,彭德怀夫妇亲自送到门外,还邀请李志强母子常来做客。后来,彭德怀搬去吴家花园居住,李志强母子常来看望。

每次李志强母子来了,院子里满是欢声笑语,彭德怀坚持留他们母子吃了午饭、晚饭,才让他们回去。彭德怀总是亲自下厨,从菜园里摘来新鲜的蔬菜,招呼大家一起吃饭。有时天色暗了,彭德怀会打着手电筒,亲自送李志强母子上了公共汽车,他才放心回去。

陈晃明母子离开前,彭德怀总是把国家供给的水果、饼干分出一部分,让陈晃明母子带走。陈晃明从北京工业学院毕业后,因为成绩优异,留校任教,后来成为新中国的工程光学专家。等到陈晃明结婚后,有了儿子陈正烈,陈正烈得到了彭爷爷更多的关爱。

当时,每次陈晃明夫妇带着孩子来看彭德怀,彭德怀总是亲切地称呼陈正烈为“小同志”,他自己则自称“老同志”。每次陈正烈来了,彭爷爷就会用自己的工资,买了五毛钱两斤的小黄鱼,自己亲自炸熟,招待陈正烈一家。

陈正烈每次都像“小猫”一样,眼巴巴看着锅里的小鱼,出锅后刚刚放凉,就被小家伙放进了嘴巴里。彭德怀看到陈正烈爱吃,笑着说:“让你这个‘小同志’尝尝生熟,喂饱你这个小馋虫,大家就没得吃了,等开饭大家一起吃吧。”

他这样说,放炸鱼的盘子,还是摆在小家伙面前,让他先吃个够。彭德怀把陈正烈当成自己的亲生孙子,把陈晃明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,给予他们全部的关怀。彭德怀书房里有一个木雕笔架,是越南国防部长武元甲送给他的,后来因为陈正烈喜欢,彭德怀转赠给了陈正烈这位“小同志”。彭德怀鼓励陈正烈:“好好读书,长大多为国家做贡献。”

晚年的陈晃明

后来,陈正烈和父辈一样参了军,成为了共和国的将军。他依旧常常想起彭爷爷,儿时小黄鱼香喷喷的味道,正是彭爷爷对他的关爱。彭德怀记挂着陈毅安烈士,更记挂着陈毅安烈士的家人,用自己的全部力量,保护了陈毅安烈士的亲人。

六、

左权同彭德怀结识,是在中央苏区时期,两人在红军时期就并肩作战,走过了两万五千里征途。彭德怀和左权都是湖南人,两家距离不过百里,两人都是穷苦出身。彭德怀早早参加了湘军,而左权青年时期则一直在艰难求学。

在彭德怀担任湘军营长、团长时,左权先后考入广州陆军讲武堂、黄埔军校、伏龙芝军事学院,学习军事指挥。对比彭德怀是从战场实践中,积累得指挥经验,左权则是真正的科班出身。1930年,左权回国后,就进入红军大学教学,培养了许多红军中的名将。

黄埔军校时期的左权

这时,彭德怀担任红三军团军团长,指挥红军将士们参加了历次反“围剿”。后来,左权出任红一军团参谋长,长征开始后,两人并肩作战,保护了中央红军的安全。1936年10月,三大主力红军胜利会师,胡宗南部迅速进驻山城堡地区,妄图向红军发起进攻。

在彭德怀和左权的指挥下,经过一个昼夜的战斗,歼敌两个团,取得了山城堡大捷。此役标志着蒋介石对工农红军“围剿”的彻底失败,保护了陕甘宁边区,也是三大主力红军会师后第一场大捷。

七七事变后,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达成,主力红军改编为八路军。1938年12月,左权正式出任八路军前方总指挥部副参谋长,协助朱德总司令、彭德怀副总司令工作。为了减轻彭德怀的工作负担,左权在日常工作中竭尽全力,替彭德怀分担重任。

在日常指挥中,他事无巨细,把所有事情分担起来,让彭德怀能够安心指挥战斗。彭德怀制定战略后,由左权负责精心筹备,安排部队执行作战任务。两人互相敬重,合作很愉快,在战役的具体指挥中,两人的意见常常不谋而合。

1940年,在彭德怀、左权的指挥下,八路军发起了百团大战。百团大战消灭了敌人有生力量,打破了敌人的重重封锁,振奋了中国军民抗战的决心和信心。百团大战中,八路军进行了1824次战斗,歼灭日寇20645人,伪军5155人,拔除日寇据点2993个,破坏敌人铁路、公路两千多公里。

在艰难的对日斗争环境中,八路军物资紧缺,彭德怀、左权和普通战士一样,吃大锅饭。他们都是湖南人,喜爱吃辣椒,但是彭德怀有肠胃病,爱吃辣却要忌口。有时候他们好不容易改善一次生活,做个鱼吃,左权都让着彭德怀。

左权和彭德怀合照

左权几乎不动筷子,他把辣椒放到火上烤一烤,用盐一拌,就说“我这道菜叫虎皮辣椒”。他把辣椒放进碗里,吃得津津有味。左权比彭德怀小七岁,但是身体在战争岁月留下了伤病,一到阴天下雨,左半身就有轻微麻痹。

因此每到下雨天,彭德怀都特别关心左权,有时看他工作辛劳,就提出:“你赶紧去休息,我自己忙得过来。”左权则不同意,笑着对彭德怀说:“你不也是带病工作吗?我这病多活动一下,就会好了。”

1940年5月,左权的夫人刘志兰,在八路军总医院生了一个女儿。这时,左权正在前线指挥战斗,彭德怀和浦安修夫妇赶去医院,看望刘志兰母女。刘志兰敬佩彭德怀,提出:“请彭副司令员,给孩子取个名字吧。”

彭德怀认为,还是应该左权副参谋长给取名,他百般推辞。后来,刘志兰再三请求,彭德怀想了想,只是建议说:“刘伯承师长的儿子叫太行,我看你们的女儿就叫太北吧。”当时,八路军总部位于武乡,位于太行山北部地区,这个名字很有意义。

后来,刘志兰和左权商议后,就采用了彭德怀建议的名字。在百团大战后,日寇恼羞成怒,对太行山抗日根据地发动了残酷的“扫荡”。冈村宁次派遣两支挺进队,偷偷潜伏进入太行山抗日根据地,准备暗杀彭德怀、左权、刘伯承等八路军首长。

而刺杀彭德怀的日寇挺进队,是由日寇步兵第二二三联队益子重雄为队长,共计一百多人组成,被取名为“益子挺进队”。“益子挺进队”的目标就是八路军总部,他们妄图刺探八路军总部位置,暗杀彭德怀、左权等八路军首长。

左权

“益子挺进队”穿着八路军军装,全部说汉语,在太行山抗日根据地内,像幽灵一样游荡。他们为了隐藏身份,事事学习八路军,来到老乡家中,还帮老乡挑水劈柴。就这样,“益子挺进队”蒙混过了一道道关卡,向八路军总部步步靠近。

这时,八路军情报人员也得到了消息,抗日根据地内出现了几支特殊的“八路军部队”。他们自称是八路军,却极力回避当地的八路军部队,从不生火做饭,也不住在村子里。消息传到彭德怀这里,他当即判断这是日寇假扮的八路军,目的就是刺探八路军总部的位置。

彭德怀命令各地方部队散布消息,说:“八路军总部准备向西撤离。”其实,彭德怀已经命令八路军总部和北方局,向北转移。1942年5月24日夜晚,八路军总部趁着夜色转移,撤退队伍多是妇女和老人,加上携带物资过多,行进缓慢。

而“益子挺进队”已经悄悄地跟了上来,他们看到转移的部队,当即向冈村宁次汇报。到了第二天一早,八路军总部刚行进到麻田南艾铺,天上就出现了日寇的飞机。随即,日寇飞机对八路军展开了轰炸,两侧也出现了日寇部队的叫喊声。

事情紧急,彭德怀下令:“总部直属队和北方局向北突围到太行二分区,野政到太行六分区。”彭德怀刚下达完命令,左权主动提出留下来断后,阻挡日寇追击部队,掩护八路军总部和北方局撤退。彭德怀听到后,坚决不同意,他说:“要留也是我留下来,你不能留下来。”

就在彭德怀准备指挥部队,阻挡日寇追击部队时,左权强行将彭德怀给扶上了马。他也不顾彭德怀说什么?用鞭子直接狠狠抽了马屁股一下,让彭德怀先行突围了。八路军总部警卫部队第三八五旅七六九团一营,占据了制高点十字岭,阻挡着追击的日寇,为部队转移争取时间。

1942年5月25日,左权壮烈牺牲。

就在彭德怀突围后,左权率领部队冲向八路军最后一道防线,指挥部队阻击敌人。可是天妒英才,日寇一发炮弹在左权身边爆炸,左权高呼“同志们,快卧倒”。第二发炮弹随即响起,左权身体多处中弹,壮烈殉国,年仅37岁。彭德怀得知这个噩耗,悲痛欲绝,亲笔写下《左权同志碑志》,部分内容为:

“壮志未成,遗恨太行。露冷风凄,恸失全民优秀之指挥;隆冢丰碑,永昭坚贞不拔之毅魄。德怀相与也深,相知更切。用书梗概,勒石以铭,是为志。”

后来,经过八路军情报人员查探,得知暗杀左权的日寇队伍,就是日寇“益子挺进队”。这时,日寇“益子挺进队”盘踞在祁县,正在大肆“庆祝”。彭德怀命令总部特务团团长欧致富,挑选出三十名八路军指战员,组成暗杀队,将“益子挺进队”歼灭。

刘满河带领暗杀队,偷偷进入祁县县城,在地下党员的安排下,来到“益子挺进队”常来吃饭的大德兴饭庄。他们有的装扮成行商的商人,有的装扮成店小二,约定好摔杯为号。当晚十时许,“益子挺进队”的日寇喝得酩酊大醉,刘满河把酒杯摔在地上。

八路军暗杀队员抽出匕首,几分钟时间,把所有“益子挺进队”日寇全部斩杀。日寇的头颅被割下,放进麻袋中,被带走了。十几天的时间,在山西太原、长冶、祁县县城的城墙上,都挂起了日寇“益子挺进队”的人头。

七、

新中国成立后,彭德怀夫妇把左太北接到身边居住,和自己的侄女彭玉兰住在一处。当时,左太北在北京师大女附中读书,母亲不在她的身边,彭德怀夫妇当即把她接到身边。根据左太北回忆,有时候到了周末,自己想要睡个懒觉,彭伯伯会把她叫起床,让她锻炼身体。

左权和妻子刘志兰、女儿左太北唯一一张合照

左太北跟随彭伯伯跑一段,就累得气喘吁吁,彭德怀则对她说:“以后要坚持天天跑步,年轻人就要找点苦吃,将来长大了,才能成为有用之才。”在吃饭时,彭德怀看到左太北正在长身体,就把自己的鸡蛋留给左太北吃。

左太北看到这个鸡蛋,心里是温暖的,他从彭伯伯身上,感受到了父爱。左太北曾回忆:“彭伯伯和浦安修阿姨待我很好。”当时,国家每月给左太北二十元抚养费,彭德怀夫妇替她存起来,1962年全部交给了左太北。

彭德怀亲自给左太北写过一句话,那就是:“送太北,希望你永远青年。”左太北说:“我有两个父亲,彭伯伯也是我的父亲。”后来,左太北实现了当兵的理想,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导弹系,毕业后进入航天航空部门工作,为我国的航空航天事业做出卓越贡献。彭德怀曾对二弟媳周淑身、三弟媳龙国英说:

“你们的孩子都是我的孩子,其他烈士的子女也是我的孩子。我们这一代人有义务为他们创造更多更好的条件。但是,你们也不要把孩子当作私有财产。孩子是国家的财富,是我们国家的未来。我们这一代开创的革命事业,得靠他们这一代来继承。”

这就是重情重义的彭德怀元帅,他心中一直记挂着牺牲的战友,心中时刻铭记着他们。他践行着烈士们的遗志,奋战在民族独立、国家解放的征程中,让全中国人民真正翻身做主人。他关心、爱护烈士的后代,把烈士后代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女抚养。

1950年1月,彭德怀在北京饭店,和侄子侄女们合照。

他用自己的身体力行,教育孩子们如何做人?如何做事?让他们都成为祖国的栋梁之才。彭德怀和孩子们虽然没有血缘联系,但是他们之间的感情,如同亲生父母对待自己的儿女一样。彭德怀夫妇抚养了十一位孩子,其中三位是战友的孩子,他完成了自己无言的承诺,和孩子们缔结了超越血脉联系的亲情。

以上则为【彭德怀的“三位子女”,对战友的无言承诺,没有血缘关系的亲情(亲情宝宝)】的相关内容,更多相关内容关注宝贝密码